青銅器館

春秋時期-獸面紋青銅牛樽側面

青銅牛尊屬於實用的禮器,用於宴飲的烹炊器、食器、酒器、水器等,根據當時的禮法,王公的等級伯爵的地位所能附帶的紋飾也有所區別。館藏的這尊青銅牛尊造型的青銅器滿佈獸面紋,是西周早期盛行的紋飾,常被裝飾於器物的主要位置上。而密佈紋飾的青銅實用器,其主一定十分尊貴。

戰國時期盥缶

戰國時期-盥缶

缶是大型的盛水器,也稱為「沐缶」,盛行於春秋、戰國時期,是洗盥沐浴時所用的禮器。先秦時期的人們對沐浴極其重視,在祭祀或者重大活動之前都會沐浴更衣。

館藏的盥缶呈短頸,鼓腹,蓋頂飾蟠螭紋,肩部兩耳似騰龍入水,內耳有下垂環飾,器身飾蟠螭紋,肩部突起八個圓形裝飾,平底無紋飾。

婦好方斝

商代時期-婦好方斝

斝是古代盛酒、溫酒之器,有類似於大酒杯的作用。方形斝一般為高級貴族所使用。

館藏的青銅斝口部長方形,上有對稱的方塔形立柱,足呈四棱錐尖形外撇,一側有鋬,頸部和腹部分別飾夔紋和獸面紋,器形高大,鑄造精緻。腹內底中部有銘文「婦好」二字,是器物主人的名字。婦好是商王武丁的妻子,武丁是商代罕見的明君,他四處征討,打敗諸多敵人,扭轉了商朝一度衰落的國運。根據現有的甲骨文材料記載,婦好曾多次受命代商王率領軍隊出征,並取得了戰爭的勝利,是商代第一女將。獲勝後,各類祭祀和慶典必不可少,斝是必備器具之一。

雁魚燈

雁魚燈

雁魚燈,此形制乃照明用具,流行於漢代。造型為雁銜一魚,魚身下接燈罩蓋,雁身勾出翎毛、鱗片等紋飾。

館藏的雁魚燈全系銅鑄,整體作鴻雁回首銜魚佇立狀。雁額頂有冠,眼圓睜,頸修長,體寬肥,身兩側鑄出羽翼,短尾上翹,雙足並立,掌有蹼。雁喙張開銜一魚,魚身短肥,下接燈罩蓋。雁冠繪紅彩,雁、魚通身施翠綠彩。並在雁、魚及燈罩屏板上,用墨線勾出翎羽、鱗片和夔龍紋。造型生動,工藝考究,是一件難得的藝術珍品。

戰國前期-交龍紋方座豆

戰國前期-交龍紋方座豆

青銅豆是一種專備盛放醃菜、肉醬等食味品的器皿,出現於商代晚期,盛行於春秋戰國時期。

豆不僅是食器,也是一種青銅禮器,常以偶數出現,制式為上有盤,中有柄,底有圈足。同類型的盛食器還有鼎、鬲、簋、簠、盨、敦、甗等。

館藏的青銅交龍紋方座豆屬於戰國前期的盛食器。上有深腹圓盤,滿佈交龍紋,腹中部篆刻獸面銜環一對,中柄圓潤光澤,底座呈四方形,滿佈交龍紋且有四獸承托。

戰國蟠螭紋壺

戰國時代-蟠螭紋壺

青銅壺是一種盛酒器,出現並盛行於商周時期,沒落於戰國時期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尊、彝(方彝)、卣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館藏的青銅蟠蠄紋壼屬於戰國時期的容酒器,有蓋,短頸,頂部有蛇形盤居,弧腹平底,腹頂篆刻獸面銜環一對,器身周環蟠螭紋六道。

雙龍環耳上圓下方壼

西周時期-鳳凰鳥燈

鳳凰鳥燈,從形制與紋飾看應為西周時期的照明用具。整體作鳳凰回首,咀銜接燈罩蓋,金碧輝煌,全身勾出翎羽、鱗片及西周圖案紋飾等。

春秋時期-蓮鶴方壺

春秋時期-蓮鶴方壺

青銅壺是一種盛酒器,出現並盛行於商周時期,沒落於戰國時期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尊、彝(方彝)、卣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館藏的蓮鶴方壺屬於春秋中期青銅盛酒或盛水器。主體部分為西周後期以來流行的方壺造型,宏偉氣派,裝飾典雅華美。壺頸兩端用回首之龍形怪獸為耳,腹部四角各攀附一立體飛龍,圈足下兩側有吐舌的卷尾獸,似乎在傾其全力承托重器。設計新穎巧妙。方壺通體滿飾蟠螭紋,相互纏繞,不分主次,上下穿插,向四面延展,似乎努力追求總體上的動態平衡。壺上物像眾多,雜而不亂。神龍怪虎,神態各具。裝飾最精彩的乃是蓋頂仰起盛開的仙鶴,亭亭玉立,雙翼舒展,引頸欲鳴,給人清新自由、輕鬆活潑之感,形神俱佳,栩栩如生。

王子午鼎

春秋時期-王子午鼎

鼎,是古代的一種炊器。青銅鼎是中國青銅器最重要的器形之一。經過夏商兩代的發展,青銅鼎的使用到周代達到鼎盛。除了作為食器,也被用作盛放食物或佐料的盛器、祭祀神明和祖先的禮器、陪葬的明器,也是體現身份尊卑、規格高下的重要器具。

館藏的王子午鼎,鼎通高76釐米,口徑66釐米,侈口、束腰、鼓腹、平底、三蹄形足,口沿上有兩外侈的長方形耳,旁邊攀附6條龍形獸,腹部滿浮雕的攀龍和竊曲、弦紋。內腹及底和蓋內均鑄有相同的銘文。王子午,又名子庾,是楚莊王之子,楚共王的兄弟,曾任楚國令伊(宰相)之職。此鼎應為他的器物,中有確切的人名與地名。王子午鼎是研究楚文化的重要器物。

錯金銀犀牛

春秋時期-錯金銀犀牛

尊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青銅盛酒器,多為大敞口、高頸、寬腹、低足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彝(方彝)、卣、壺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尊的造型有很多種,其中動物造型的尊最為形象、逼真。館藏的這件錯金銀犀牛尊體態雄健,肌肉發達,昂首佇立,尖尖的雙角豎直向上,雙眼專注地望著前方,栩栩如生。眼睛由珠飾鑲嵌而成,雖然不大,但卻神采奕奕。四隻粗壯結實的腿有力地支撐著健壯的身體。犀牛身體的各個部分具有強烈的質感,顴骨和肘部突起,仿佛可以透過皮膚感受到骨骼的形狀和起伏。口部和腹部的皮肉雖然肥厚,但結實有力,富有彈性。

中國古代動物造型的酒尊數量很多,如象尊、豕尊、鴞尊、駒尊、兔尊、鴨尊、龍虎尊、鳥尊等等,而以犀牛為造型的非常罕見。

鑲嵌綠松石獸面紋尊

鑲嵌綠松石獸面紋尊

青銅尊是一種盛酒器,出現並盛行於商周時期,沒落於戰國時期。制式應為大敞口、高頸、寬腹、低足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彝(方彝)、卣、壺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館藏的這尊獸面紋尊鑲嵌綠松石,為西周時期的盛酒禮器。大敞口,頸部內收,折肩,腹部向下微收斂,圈足外撇,整體滿佈獸面紋,製作精美。

商代晚期-雙羊尊

商代晚期-雙羊尊

尊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青銅盛酒器,多為大敞口、高頸、寬腹、低足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彝(方彝)、卣、壺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尊的造型有很多種,其中動物造型的尊最為形象、逼真。館藏的這件雙羊尊為商代晚期的容酒器,屬於南方青銅器風格。它的形狀為兩隻背部相連的公羊,羊背相連托起尊筒。雙羊頭各探向一方,羊角彎曲,四隻羊腿被巧妙地用作支撐。尊口下飾弦紋和龍面饕餮紋,羊頜下及腹下飾扉棱,象徵須和腹部垂毛。通體飾鱗紋。

春秋晚期-蟠蛇紋連蓋長方盤

春秋晚期-蟠蛇紋連蓋長方盤

青銅盤是中國古代的一種盛水器,又被稱為盥器。同類型的水器還有匜、盉、盂、鑒、盆等。

館藏的蟠蛇紋連蓋長方盤從形制及紋飾看應為春秋晚期的盥洗器。長方體連蓋,兩長邊各有二鋪首銜環式耳,平底,下承四伏虎形足,腹壁飾浪花狀蟠蛇紋及各種浮雕獸紋,蓋周亦佈滿紋飾,造形恢宏。

雙龍環耳上圓下方壼

春秋-雙龍環耳上圓下方壼

青銅壺是一種盛酒器,出現並盛行於商周時期,沒落於戰國時期。制式應為大敞口、高頸、寬腹、低足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尊、彝(方彝)、卣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館藏的這尊雙龍環耳上圓下方壼從形制與紋樣應為春秋晚期容酒器。蓋隆,蓋頂伏有一隻紋飾豐滿的巨鳥,壼身兩側呈雙龍環耳,下身方形位置伏有四小鳥,底下四面更有鳥面人承托,整體佈滿繁複的交龍紋,製作精良。

戰國前期-鳥首龍紋盖豆

戰國前期-鳥首龍紋盖豆

青銅豆是一種專備盛放醃菜、肉醬等食味品的器皿,出現於商代晚期,盛行於春秋戰國時期。

豆不僅是食器,也是一種青銅禮器,常以偶數出現,制式為上有盤,中有柄,底有圈足。同類型的盛食器還有鼎、鬲、簋、簠、盨、敦、甗等。

館藏的青銅鳥首龍紋蓋豆屬於戰國前期的盛食器。上有圓盤,滿佈烏首龍紋,蓋周有四立獸形環鈕,腹部有蛇形環耳,中有柄滿佈紋飾,底有圈足,製作精良。

商代晚期-雙體龍牛角獸面紋青銅方彝

商代晚期-雙體龍牛角獸面紋青銅方彝

青銅彝是一種盛酒器,出現並盛行於商周時期,沒落於戰國時期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尊、壺、卣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館藏的這尊方彝整體造型呈長方形,侈口,器腹微鼓,圈足外撇。器身四壁作弧線狀,四角均飾翹起的扉棱,似卷雲翻滾。腹部兩側各有一寬扁形豎耳,耳作象鼻形,飾扉棱及垂珥,耳上端向外翻捲,且高出彝口數釐米,如此奇特造型的器耳僅見於西周中期,之後極少見到。巨大的器蓋佔據了整器的三分之一,造型為四坡屋頂形,鑄以扉棱為脊,共有一條正脊和四條斜脊,正脊中間立一屋頂形鈕,反映了當時的四面坡、重屋式的建築結構。

春秋時期-雲龍脚盖鼎

春秋時期-雲龍脚盖鼎

鼎,是古代的一種炊器。青銅鼎是中國青銅器最重要的器形之一。經過夏商兩代的發展,青銅鼎的使用到周代達到鼎盛。除了作為食器,也被用作盛放食物或佐料的盛器、祭祀神明和祖先的禮器、陪葬的明器,也是體現身份尊卑、規格高下的重要器具。

館藏的雲龍腳蓋鼎從形制紋飾看應為春秋晚期之物。蓋頂有六柱連透雕圓形把手,蓋周有三個龍形環鈕,腹部佈滿蟠龍紋、交龍紋及雲龍紋等互相連結,足部飾龍首蹄腳。整體呈三足鼎立,雄壯巨大,宏偉氣派。

西周-青銅立雞

西周時期-青銅立雞

青銅立雞,從形制及紋飾看應為西周中期之物。立雞造型昂首鉤啄,凝目遠望,雙足粗壯,通體佈滿鱗狀羽紋及回紋,似有「雄雞一唱天下白」之勢。

西周早期-獸面龍紋高耳鼎

西周早期-獸面龍紋高耳鼎

鼎,是古代的一種炊器。青銅鼎是中國青銅器最重要的器形之一。經過夏商兩代的發展,青銅鼎的使用到周代達到鼎盛。除了作為食器,也被用作盛放食物或佐料的盛器、祭祀神明和祖先的禮器、陪葬的明器,也是體現身份尊卑、規格高下的重要器具。

館藏的獸面龍紋高耳大鼎從形制及紋飾看應為西周早期之物。鼎呈平沿方唇,直耳碩大,蹄足粗壯,耳外側飾龍紋,口下飾六條龍紋,呈獸面狀,扉棱下飾牛首,三足作獸面狀,腹部飾獸首形紃。形態魁偉,造型別致,是西周時期的青銅器精品。

龍首獸面紋尊

商代-龍首獸面紋尊

青銅尊是一種盛酒器,出現並盛行於商周時期,沒落於戰國時期。制式應為大敞口、高頸、寬腹、低足。同類型的盛酒器類型還有彝(方彝)、卣、壺、罍、瓿、盉、甒等。

館藏的這尊龍首獸面紋尊大敞口,頸部施三圈紋路,鼓腹佈滿獸面紋浮雕四龍首,方足佈滿獸面紋,整體莊嚴厚重。

*青銅器館背景音樂:Licensed to AdShare for a Third Party (on behalf of China Media Ventures); BMG Rights